兒童瑜伽創始人:葉娟娟老師專訪

說明: 
01
 
上世紀八十年代,在臺灣的某一座山上,茂林叢生、風景迷人。清晨,太陽眯著惺忪的睡眼,懶洋洋地升上山頭,陽光灑滿整座山,繚繞在山間的晨霧調皮地穿梭過每一縷晨光。風兒也跟著舞動身姿,把每一棵樹都搖個遍,鳥兒被喚醒了,嘰嘰喳喳都扯著嗓子歌唱,整座山都熱鬧起來了。這裏遠離了鬧市,遠離了塵囂,有的只是大自然的律動。
遠處一所房子,兩面環山,周圍綠蔭環抱。房子裏是夢幻般的世界,有森林,有星空,有河流和花草,還有奇幻多彩的海底世界,那是葉娟娟為孩子們創造的國王的城堡。孩子們扮成一只只可愛的小動物,在一起開會討論有關森林的事情。
 

房子裏,通往不同空間的樓梯被披上了紅色的地毯,每一層階梯點燃著蠟燭,那是一盞盞照亮光明的燈塔。伴隨著瑜伽遊戲、音樂、故事情節,葉娟娟帶領著孩子們穿越一個個奇妙的空間,尋找“寶藏”。把每個孩子領到藏著“寶藏”的箱子面前坐下,靜坐冥想之後,她讓孩子們打開自己面前的“寶藏箱”,裏面有一面鏡子 
每個孩子拿起鏡子,安靜地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那是一個自信樂觀的國王,都是那麼的獨一無二,而葉娟娟靜靜地看著發生的這一切,不去打擾孩子們發現自我的時刻,她要讓孩子們明白,內在獨特的自我就是他們需要尋找的寶藏! 
這是葉娟娟初創兒童瑜伽時的某一次瑜伽課程,幾十年來她已經記不清教授了多少次類似的兒童瑜伽課了,但在山上辦夏令營的課程是她印象最深刻的。她說:我們去發現每個孩子的特點,並往正向去激發這種內在的能量,去觸碰它,讓孩子感受到他就是自己生命的國王,找到內在最真實的自己,那是他們最珍貴的寶藏。  

近年來瑜伽紅透半邊天, 學瑜伽的人口不斷往上刷新。2014年12月11日,聯合國正式宣告每年6月21日為“國際瑜伽日”,昭示著瑜伽的全球化。 

2016年12月1日,瑜伽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這再次掀高瑜伽全球熱的狂潮。 眾所周知,瑜伽這項古老的運動方式起源於印度,瑜伽的修身是為了身體的健康自在,而修身最終目的是為了修心。認識你的心,你的意識,你的自我,你的本性,並將它從外在修復的物質世界引向無限廣闊安靜的世界,從中得到極大的智慧和喜悅。因此練習瑜伽就是為了讓一個人透過智能與意識的探索,由外而內身、心、靈結合為一體。

但是兒童瑜伽於我們可能還比較陌生,卻在歐美國家早已風行數十年,光是紐約就有上萬家的兒童瑜伽教室,在英、法、澳洲的許多學校,瑜伽已是孩子們必修的課程,近年來,在意大利的教育政策中,更是全面鼓勵兒童學習瑜伽。在臺灣,兒童瑜伽也是一股新的熱潮,作為臺灣兒童瑜伽創始人的葉娟娟,為了讓更多人理解和接受兒童瑜伽,並從中受益,她幾十年如一日默默地堅持和付出,把兒童瑜伽揉進自己的生命中。
 
02
1988年,葉娟娟一畢業就選擇在道場裏做全日義工,最初在道場裏接觸到瑜伽,一個偶然的契機,道場的老師讓她去教授成人瑜伽,而當時的她對於瑜伽還只是入門階段。
 
您第一次教授瑜伽課在什麼情況下​完成的?

 

 


那一次道場的老師突然告訴我說,“明天晚上有一堂瑜伽課,你去教他們瑜伽”。很緊急,沒辦法我只好硬著頭皮就上了。那一節課我很認真地把我學到的教給他們,同時和他們分享我的體會,真誠地交流練習瑜伽帶來的身心愉悅的感受。課程結束後,學員們都覺得很棒。其中就有一個是中國時報的編輯,她就說“你教得這麼好,可不可以來我們報社教學。” 

就這樣很幸運的地,葉娟娟得到了在中國時報開設瑜伽課的機會,因為這個機會也讓她接觸到社會各界的人士,敏銳地觀察到一些社會現象,加之從瑜伽的教學和她本身練習瑜伽的覺知中,她萌生了在臺灣創辦兒童瑜伽的想法。



您創建兒童瑜伽的初衷是什麼?

 

 


當我接觸到瑜珈之後,我體會到瑜珈帶給我們身體的好處,那種身心合一的美好感受,那時候我就在思考: 孩子帶著生命的完整而來,以最健康、純淨的姿態來到世上,其身、心、靈是合一的,並直接的表達自我,全身上下能量流暢,他們就是天生的瑜伽師,我們為什麼要等到成年後擔負了種種的壓力,積壓諸多煩惱之後再回過頭去練習瑜伽,重新找回最初的自我呢。 瑜伽是連接身、心、靈合一的工具,只有當我們是合一的,我們才能運用內在宇宙無限的潛能。兒童本來就是身、心,靈合一的,為什麼不讓他們從小就有瑜伽這把鑰匙?我們應當從小就提供給孩子這種健康成長的環境,讓他能夠健健康康、快快樂樂地長大,所以我們要將這把鑰匙交到她們手上,讓他們從第一天就愛上享受瑜伽墊子的時間,一輩子都喜歡,並把這一種愛和美好分享給更多的家庭和孩子。 

基於這樣單純而執著的想法,葉娟娟決定要創辦兒童瑜伽,並開始了漫長而艱難的創業之路。


您原本是教成人瑜伽的,剛創立的時候存在哪些困難?

 

 


一開始遇到很多問題,一個是當時在社會上還沒有這個風氣,就連成人瑜伽也還處於探索階段,大家主要擔心瑜伽動作對孩子來說會太危險,怕影響孩子的身體發育等問題。道場裏的老師們也對練習瑜伽最佳的年齡提出質疑。 我家人也不能理解,因為我一畢業就在道場做義工,兒童瑜伽更是一件無償付出的事情,特別是我的母親,她覺得我一直都投入到這樣一件沒有任何經濟效益的事情,不能給弟弟妹妹做出功成名就的榜樣,也不能給家人經濟上的幫助。但是我很愛孩子,也很愛這件事。 

在中國時報教授成人瑜伽的時候,我接觸到社會上形形色色的人,我觀察到他們練習瑜伽之後,對他們緩解工作和生活的壓力,以及平復情緒,協調心裏的平衡都有很大的幫助,找回了內心最初的平靜,對身心有很多的益處。然而他們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要讓兒童從小就要接觸瑜伽,每當這時候我就會更加堅定我內心的信念,也會一次次和他們分享我的想法。
面對種種質疑和不認可,尤其是家人的不諒解更是讓葉娟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。固然如此,眾人的質疑聲並沒有打消她的念頭,縱然沒有支持,沒有理解,她仍舊堅守初心,當時她20歲出頭。 她對這個信念的堅定,以及真誠而純潔的初心打動了周圍的朋友,他們漸漸開始接受兒童瑜伽的形式。

03
       儘管還不知道上哪兒去招生源,葉娟娟設計了一個針對兒童的瑜伽課程,製作一張簡單的招生簡章,分發給她的學員,在他們的幫助下她招收到了她的第一個學生,那是在報社上班的學員給她孩子報的名,中國時報的朋友也幫她在報紙上刊登了招生簡章,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效果出乎預料的好,原本計畫招收七、八個學生,最後招到了二十幾個孩子。 學生有了,那麼上哪兒去教授這些孩子瑜伽呢?憑藉對兒童瑜伽的熱忱,葉娟娟開始到處尋找合適的教學場地。
       她心想:既然瑜伽主要是為了修心,就必須有一個真正清淨的地方,這個地方必須遠離鬧市。然而資源的依舊匱乏讓葉娟娟再度陷入困境。 
您第一次是做成了兒童瑜伽課的夏令營嗎?
 
 

我一開始就想設計成夏令營的形式,所以我就跑到山上去找場地,走訪過很多佛教道場,但是他們害怕孩子太吵,我們也不是佛教徒,就不願意免費給我們借用,當時也沒有什麼經費。 我一個人騎著摩托車,一座山一座山的找,一次次被拒絕,也很沮喪,但是我當時一心只是在想:我很想做這件事,我一定要做成。所以最後有一個農莊的主人願意借場地給我們,在那裏進行了教學。


您的專業並不是幼稚教育,怎麼知道去設計課程,進行教學呢?

 
 

其實這和教授成人瑜伽的道理是一樣的,重要的教給他們瑜伽的這種覺知。只是要用孩子的語言去教學,而孩子的語言不就是遊戲嘛,在遊戲中讓孩子們完成瑜伽的相應體式,去感受內心的愛和平靜。 而且精神處於緊繃、焦躁的狀態不適合直接做瑜伽,唯有透過故事、瑜伽遊戲的引導,讓孩子在歡樂、愉悅、平和、放鬆的環境下,身體才能得到充分自由地活動,恢復原有的天真爛漫,瑜伽的功效也得以發揮。
通過瑜伽和靜坐冥想的練習,孩子的心就自然而然地靜下來了,而這種寧靜、平和的感受將會內化到孩子的心中,並且反映在行為上,這樣瑜伽的覺知就無形中融入到孩子的生命中,就能夠保持心靈的安定專注。 

04
      早期的教學上也有“彈盡糧絕”的時候,所有的方法都用完了,需要去創新,但是當時關於兒童瑜伽的講義、教材、書籍都沒有,網路也不發達,也沒有人可以教我接下來怎麼做,所以我就出國去交流、學習。
自1988年開始接觸瑜伽至今, 葉娟娟前後有十多年的時間與印度的瑜伽修行人一同工作、生活,多次旅行於世界各國,深入地去瞭解當地兒童瑜伽發展概況,學習和借鑒國外兒童瑜伽的教程,教學方法,再將所學到的進行本土化。 就這樣,葉娟娟邊教學邊自我學習提升,每次交流歸來後都會根據孩子的學習回饋再進行教程優化,也因此和孩子們共同創造出很多切實可行的兒童瑜伽教學方法。
在和學生們共同探索了十年之後,根據十年來的教學實例,葉娟娟出版了《媽咪,我愛玩瑜伽》,現今已成為兒童瑜伽最具指導意義的經典書籍
兒童瑜伽的課程如何設置才是合理的?
 
 

針對不同年齡的孩子應該有不同的教學方法和策略,並且身、心、靈是密不可分的,教學目的是絕不能只為了矯正體態。就像在IKYA 國際兒童瑜伽聯盟,不管是遊戲的設計,還是我們體位法的設定,每一個教案都已經貫穿了每個孩子不同年齡的生理特徵和心理特點,從而達到發展孩子特性的目的。 
比如三歲的孩子這個遊戲是怎麼樣的玩法,7歲的孩子又是怎麼一個玩法,都是需要按照他的一個生理跟心理特徵來設計的。 對於青少年來說,通過瑜伽的伸展練習能夠有一個好的體態,提升自信,但是在這個基礎上,課程裏面要包含更多的人際互動的元素,包括一些戲劇情節。因為這個年齡的孩子很重視自我的認同感和人際關係的建立,他們開始有自己想法了,而透過一些戲劇的元素讓他們能夠去表達出自己內在的聲音,能夠更好地挖掘他們內在的潛能,他們是有很強的能量的,老師主要起到一個引導的作用,不用刻意的灌輸,讓他們有自主創作的空間,把他們內在的這種能量引導出來。 


葉娟娟作為IKYA 國際兒童瑜伽聯盟執行長,她通過自己豐富的經驗,結合瑜伽的精神和智慧,把兒童瑜伽發展成為系統的教學模式。形成對兒童身、心、靈一體的教育觀,創造出一套獨特的童心瑜伽教學法。運用故事的編排和演繹,讓孩子在故事和遊戲中去尋找快樂健康的身體,借助相應的道具、故事情節、遊戲、音樂把整個課程串聯起來,讓孩子完全進入到故事中完成演繹。通過身體的帶動來實現瑜伽體位的練習,摒棄了老師對孩子的控制,進入兒童的世界,從而給予他們最真誠和徹底的肯定,自然而然地讓孩子與內在連結,成為課程的主角,老師只是作為凝聚力的引線,開發他們無限的想像力和潛能,同時培養孩子的自控力,幫助他們找到內在最真實的自己。 
 
一直都是您自己在教授這些孩子嗎?
 

 


起初我自己帶了一兩個老師,自己編寫教案手把手教他們,後來有一些發展之後,老師也發展到幾十個,但是經費依然很緊張,所有的投入都是從我自己教授成人瑜伽這一塊來支出,但是我的目的一直都只是要把兒童瑜伽做起來,因此也沒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去接更多的成人課,兒童瑜伽的費用基本百分之八九十都用回到教學當中。
因為我會給孩子們編劇本,做道具,設計場景,營造教學需要的氛圍、環境,加上房租水電這些日常支出,所以也就沒有過多的經費支付給老師們,最後老師們堅持不下去,又都離開了。 當時確實也很難受,很多老師是跟著我共患難一路走來的,是我沒有照顧好他們,沒有給到他們應得的補償,覺得很愧對他們。 

05
《媽咪,我愛玩瑜伽》出版之後,在一些瑜伽會館、學校、社區進行了宣傳,再加上和中國時報的合作,越來越多的人和機構開始關注了兒童瑜伽,需求也逐漸多了起來。 葉娟娟的兒童瑜伽從單槍匹馬逐漸發展到小有規模,一路堅持過來這看似有了轉機,然而由於經費的匱乏,所有人都選擇了放棄,又僅剩下葉娟娟一人,但她還是苦苦支撐,依舊沒有放棄。 
 
在所有人都離開了只剩下您的時候,又是如何堅持下來了呢?

 

 


在我開辦夏令營的時候,結識了很多人,他們來夏令營做義工,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也給予我精神上和物質上的幫助,也是那個時候,丁兆龄老師加入了我。 當時,丁老師剛剛痛失愛人,跌入人生的低谷,她給孩子報名了我的夏令營,帶著孩子上山來找我。我們很投緣,一見如故無話不談,她也在山上全程幫助了我,那次課程結束後,我們一直保持聯繫。有一次她來山上看我,因為租了房子我就住在山上了,正好和她談到房子合約就要到期的事情,丁老師就說她在一處山上有一棟別墅,我可以去那裏開課。 就在那時候,丁老師加入我的隊伍,和我一起辦起這個兒童瑜伽。而他是一個兒童編劇,很有才情的人,所以她就為孩子們編劇,這讓我的教學變得更加豐富了。 
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,那一次我們定的主題是:如何讓孩子觸碰到自己內在的能量,看到自己內在的寶藏,讓他們感受到他們就是自己生命的國王。根據這個方向我們進行編排,為了營造相應的氛圍、環境,我們把整座房子都裝扮成孩子們心目中的城堡,孩子們扮演小動物去尋找“寶藏”,融合瑜伽、故事、遊戲、戲劇、音樂、律動等元素,帶領孩子們玩瑜伽,感受瑜伽帶來的愛與平靜。 在最後的環節我們在寶藏箱裏放了一面鏡子,目的就是通過一系列引導,全方位開發兒童身、心、靈的潛能,讓孩子們尋找內在的自己,認識到他們就是自己生命的國王,獨一無二的,讓他們樹立起自信心,以及樂觀開朗的心態。 
獨自一人堅持多年,一路走來幾經磨難,多次陷入困境,丁兆齡的出現讓葉娟娟和她的兒童瑜伽有了轉機。2000年,葉娟娟與丁兆齡一起創辦了中華兒童瑜伽協會,並將協會的宗旨定為:將愛與寧靜的瑜伽種子灑入每個孩子的心田!這得以結合更多社會的資源,讓更多的家長對兒童瑜伽有了正確的認識,也讓更多的孩子體會到瑜伽的美好與喜悅。


在您教授的那麼多孩子當中,給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些?
 

 


第一個我就會想到那個叫文文的小女孩,剛來的時候5歲左右,很害羞,膽子也很小,不願意主動交流,課堂上也很被動。所以每次上課的時候我就牽著她,跟她說老師陪她一起,慢慢地去瞭解她,感受她的心思,一步一步讓她融入遊戲,投入課程裏。通過課程她的父母看到了文文的變化,他爸爸就讓她除了每週一次的集體課,每天早上五點先把她送上山跟我練一會兒瑜伽,再去上學。 到了四年級的時候,文文的變化就很明顯了,變得活潑開朗了,每次看到我就會開心地跳到我身上。上了高中後,她的媽媽跟我說,現在人緣很好,功課也不錯,不再像以前那樣害羞、膽怯了,還是社團的活躍分子了。後來考上了醫聯盟的護理專業。 她也來上我的師資培訓課,在分享的時候她就說,很感謝媽媽小時候送我來上這個兒童瑜伽課程,等我學成之後要回來幫葉老師,我想要幫助那些曾經跟我一樣害羞的小朋友
還有另一個孩子叫做peter,被醫生貼上HSD標籤的孩子,缺乏專注力,多動症。醫生就給開了藥,但是吃多了傷身體,吃少了又不管用,他的媽媽很苦惱。Peter問過我說,葉老師為什麼我要去醫院,為什麼我要接受檢查,多動不好嗎?多動是一種病嗎?我聽了很心疼。然而,在我們的眼裏他是這麼的具有高創意高能量的孩子,很有活力,只要有他的地方,一定會充滿歡樂氣氛。所以,我們就去引導他的這種能量,去發覺他的優勢,把這個能量往正向引導,讓它成為一種很美的能量。 有一回,在和修行師傅們的一次課堂分享會上,我分享了Peter的故事,在課程的最後一個環節是要靜坐冥想,皮特就能夠進入到一個很深的禪定裏面,那時候丁老師就坐在peter旁邊,peter睜開眼睛的時候,丁老師就問他說,peter剛剛去哪里了,他說,peter不見了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修行的師傅們也說,哪怕有三十幾年的修行和打坐經驗,也很難達到這樣的禪定境界。 
所以,我們都應該尊重每一個孩子的天性,如果說出了問題,到底是孩子的原因還是環境和我們的教育方式的問題。兒童瑜伽是很好的方法,讓孩子安靜下來,提高專注力,它不需要太大的空間,也不需要太長的時間。就像peter這樣的孩子,瑜伽讓他保持活潑的天性,也能培養他在需要安靜的時候真正靜下來的耐性,而不會因為任何與眾不同的個性被貼上有色標籤。

06
 
       在IKYA 國際兒童瑜伽聯盟的師資培訓分享中,葉娟娟經常跟學員們說:兒童瑜伽是一放一收,一動一靜的藝術。 每一個遊戲過程中,老師要平衡能量,遇到鬧的小朋友我們更安靜收斂,遇到安靜自閉的小朋友,我們更High去傳遞能量,給予肯定,賦予信心和鼓勵。 如今,葉娟娟也已是桃李滿天下了,早期的第一批學生也都人到中年,他們很感激葉娟娟和她的兒童瑜伽給他們的家庭帶來的美秒的改變,也讓他們自己的人生更加的幸福。
根據您多年的經驗,您認為瑜伽對兒童會產生哪些影響呢?
 

 


兒童瑜伽對孩子的身、心、靈都會起到一個積極的作用,在強身健體矯正體態的同時,對情緒、心靈都是達到一個平衡穩定的作用,這對孩子能夠擁有健康的體魄,和樂觀自信的心態有很大的幫助。
總結起來有這樣十大益處:
1、強化手臂、腰、腿部、肩膀力量和肌肉發展,協調身體的平衡性。
2、藉由身體的平衡與協調性,引導心靈穩定,培養專注力。
3、平穩思緒,提高耐性。
4、調整脊椎, 培養定力,柔韌性。
5、伸展按摩腳筋,強化甲狀腺刺、副甲狀腺,激末梢神經、視神經,同時讓背脊充分伸展,增強免疫力。
6、擴展肺腔,增加肺活量,預防感冒、氣喘、咳嗽等疾病。 
7、刺激腦部松果線與腦下垂體,增強記憶力。
8、平衡全身內分泌腺,強化腸胃功能,提高消化能力。
9、刺激全身腺體,培養自信心並克服害羞、膽怯心裏。 
10、增強自控力。 
 並且,孩子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練習,在瑜伽運動中接觸到自然的韻律,回歸宇宙能量本體的大海,回歸童真,療愈內在小孩,有顆純真的童心,這會幫助他們將來成長為溫和、善良的大人。因為這些孩子的內心會更平和,心理上的平衡也很容易達成。

       因為覺得美好所以應該分享給更多的人,憑藉這樣單純的初心,葉娟娟讓兒童瑜伽在越來越多人的觀念中從無到有,進而去接受和重視,她用那無我奉獻,幫助他人,讓愛無處不在的瑜伽精神去推廣兒童瑜伽,把瑜伽即生活的理念影響給更多的人,讓更多的人體會到真正健康快樂的人生,是要懂得如何去認識和照顧我們的心靈。而我們的孩子更需要從第一天開始,就要手握瑜伽這把鑰匙,純淨完整地來到世上,並且永葆真實純潔,自信樂觀,為自己的一生畫上圓滿的句號。 
07
 
       葉娟娟與丁兆龄共同創辦了IKYA國際兒童瑜伽聯盟, 作為目前權威性的國際瑜伽組織, 聯盟在美國、英國、希臘、土耳其、日本、印度、東南亞及臺灣等地推廣瑜伽教育, 著重在於培養全球優質師資,進而來推廣兒童瑜伽, 通過瑜伽課程的引領, 成功的開發兒童全方位身心靈的無限潛能,激勵兒童做最好的自己。
       她還是中華瑜伽全球發展協會的創辦人;臺灣政府養生瑜伽課程顧問;臺北市社會局婦女中心、時報養生學苑、臺北縣家庭暴力既性侵害防治中心、國立臺北師範聯盟心理諮商輔導中心、松山社區大學、勵馨基金會、東山高中、彰化縣政府教育局、明曜百貨親子館、SOGO 文化會館、北縣關懷921受災戶心理重建課程講師。出版了《媽咪,我愛玩瑜伽》、《身心障礙兒童瑜伽師資培訓手冊》。 
       眾多的頭銜和榮譽並沒有讓她迷失自己,也不曾將自己置於高處以自我凸顯。在她心裏,兒童瑜伽是一把開啟身心之門,通往幸福的鑰匙,要分享給更多的家庭,讓更多的孩子從中受益,僅此而已。 從無到有,不忘初心始終前行,葉娟娟為我們做了最好的榜樣。
 
聯繫電話: (02) 2781-6186 
官方line: @ikya
【台北場】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一段245號15樓之2台北教室
【台中場】台中市西屯區市政路500號20樓之7台中教室
【台南場】台南市永康區中山東路303號台南合作教室
【高雄場】高雄市新興區中正三路129號9樓之4高雄教室
 
免費參與 期待與您一同跨足世界
將愛與寧靜的種子撒入孩子心田